易配资www.qinetiqasia.com 复盘2019年,互金人都经历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01-26

或许,在未来,中国P2P平台会成为历史。

而对于转型无望平台,暴雷已成必然,证大财富、点牛金融、新新贷等等上海三大头部平台的接连暴雷,宣告行业出清进程已进入白热化,适者生存成为这一时期的主线。

事实上,消金界整理发现,早在2018年12月26日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第一届常务理事会2018年第三次会议中,中国互金协会会长李东荣已经透漏出监管部门及行业协会对2019年互金行业的整体调控方向:“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和长效监管的配合支撑,共同促进行业规范健康可持续发展”。

7月,待收规模高达60亿元的P2P平台网信普惠宣布清盘,一石激起千层浪,然而,在吃瓜群众尚未消化的同时,被誉为国内互金第一平台的上海P2P平台陆金所宣布剥离旗下P2P业务,更是引发业内一声惊叹。

对于未来的中国互金发展史来讲,2019年注定会是一个被历史铭记的年份,也是互金十余年转型的一个必然阵痛期。

9月,互金风险整治小组及网贷风险整治小组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并要求各地整治办组织辖内在营的P2P网贷机构接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运行机构(即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等征信机构。

无疑,连陆金所都无法满足备案条件的情况下,试问业内还有谁敢拍胸脯说能通过备案,更何况传言6月备案资质将发布的文件始终无下文,行业悲观情绪达到顶峰。

2020年已至,农历新年也马上到来,让我们祝福新一年,互金行业勿忘初心,依然向上而生。

 1月:175号文拉开行业清退大幕  2月:套路贷初公布,劣币被驱除成主线  3月:315曝光,团贷成引线  4月:信而富去刚兑,头部平台清盘加速  5月:老牌互金你我贷上市,行业现增资潮  6月:钱端事发易配资www.qinetiqasia.com,招行踩雷  7月:网信清盘易配资www.qinetiqasia.com,陆金所“去P2P化”  8月:玖富上市易配资www.qinetiqasia.com,“雷潮”初现  9月:大数据被整顿,央行鼓励网贷接入征信  10月:拍拍贷转型助贷,湖南取缔境内P2P 11月:网贷转型小贷文件出台,行业现新方向  12月:铜板街清盘,我来贷融资10亿创纪录  小结 

紧接着山东、重庆、河南、四川、云南、河北、宁夏等相继发布取缔其境内一切P2P平台,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已有20个以上的省份相继发文取缔其境内一切P2P平台。

复盘2019,互金整年笼罩在套路贷、备案无望、清盘退出、数据黑产、逃离互金等舆论中,互金人这一年可谓如“风箱老鼠”,监管不疼、用户不爱。

“现在回看此文的发布,或许当时监管已然确定2019年’有序清退’的主调,只不过从业机构比较乐观而已。”一位业内人士对消金界谈到当时的情景。

信而富的去刚兑,进一步促使头部平台在“三降”的基础上考虑清退转型。杭州的头部平台或许也已经准备就绪,头部平台清盘现加速。

信而富的去刚兑,说明行业存在所谓的利用资金时间差的“错配”,在入金量较大的情况下,后续资金愿意接盘债权;而当入金量不及债转的速度及行业逾期风险飙升的情况下,宣布“去刚兑”或许成为唯一的出路,毕竟十几亿的资金窟窿没有哪个机构能接盘。

而对于行业来讲,也算是为2020年先打上一针强心剂。行业依然向好。

现在梳理“钱端事件”不难发现,钱端运营方广东钱端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因为其经营范围并不包含投资管理等金融服务权限,理财产品真正的发布方为广东网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而网金控股早在2013年已与招行开展合作,期初理财产品主要在招行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小企业E家进行投放,后续主要移至“钱端”APP进行发布,招行在其产品发布过程中无疑承担某些中介作用,误导投资者该产品为招行旗下产品,其实为P2P理财产品。

11月,在营平台在转型助贷这项选择之外,又多出一项新选择—转型网络小贷。互金整治小组和网贷整治小组联合下发《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即“83号文”),备受关注的转型小贷方案终于落地。

另行业频频传出网贷机构备案资质需增加注册资本的消息,不愿舍弃这块蛋糕的一些平台也纷纷宣布增资以期满足监管需求,网信普惠、泰然金融、民生易贷、投哪网等等纷纷将注册资本增至1亿元至5亿元不等,以应对备案需求,现在来看,备案无疑为“水花镜月”,1月定下的清退才是2019行业主调。

在行业加速出清的同时,与行业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也被监管部门肃清,如上游所谓的大数据产业,摩蝎、新颜等被监管查处,下游的暴力催收行业内等多家企业也被司法处理,“向严而治”成为监管的主调。

5月,上海老牌P2P平台“你我贷”母公司嘉银金科在美挂牌上市,成为上海地区既信而富、拍拍贷、点牛金融、维信金科后的第五家上市互金企业,然而,上市后的你我贷也不得不面对转型的压力,毕竟其信贷资金有80%以上都来源于个人投资者。

细细解读这句话不难发现,“175号文”的发布也恰恰是在上述指导方针做出了具体的实施细则,2019年行业“风险整治”已然拉开序幕。

1月,互金整治办、网贷整治办联合发布《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被业内人士成为网贷整治175号。

“83号文”要求,引导部分符合条件的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

一年一度的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晚会曝光了“714”、“55”等高炮平台,让监管机构对行业上下游开始关注,这为后续对上游的黑产数据行业及下游的违规催收行业打击埋下了伏笔。

6月,钱端逾期无法兑付,大批投资人向钱端索要投资本金无果的情况下将矛头转向招行,而作为出售过钱端理财产品的招商银行无奈“踩雷”。

解读可知,22号文的发布表明了监管机构从意欲数据端开始介入网贷,以了解其真实经营情况,一方面可以适时监控各地网贷真实运营数据,另一方面亦可以针对上述运营数据作出分析,以评估行业真实风险情况,为后续规范及引导行业清退做准备。

然而,正如黎明前的黑暗一样,在逆境之中,行业也迎来了有关部门鼓励网贷转型网络小贷、监管支持P2P纳入央行征信、玖富上市、我来贷融资10亿元等值得行业振奋的消息。

另业内借贷龙头企业“我来贷”宣布获得10亿元B轮融资引发行业热议,在行业寒冬之时,我来贷逆势获得巨额融资,表明其本身业务获得投资机构认可的同时,也给行业予以启发,即资本市场对该行业依然是看多的,关键的因素无疑是自身的经营状况。

12月3日,杭州老牌P2P平台在月初宣布退出网贷,清盘旗下P2P资产,可知,行业清退仍在持续推进,各地头部平台正成为清退主力军。

8月,伴随着玖富上市的同时,央行发布《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未来三年金融科技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上述规划的发布无疑为剩余在营合规平台指明了发展方向—金融科技,即赋能持牌金融机构,以此来获取生存。

无论怎样,上述三方都有过错,不去评判最终的结果如何,钱端事件的爆发,无疑对投资人又是一次深刻的教育,对于投资人来讲,撤离互金雷区,保全资产已经成为行业主旋律,而行业成交量也在上述背景下持续走低。

在辞旧迎新之际,我们一起来复盘下互金的2019年。

惊喜之余,也有难题,网络小贷牌照申请权限在地方金融监管当局,考虑到近期各地区监管态度,申请牌照无疑会是一个漫长的等待期,即使通过收购的方式取得现有牌照公司的股份,放贷杠杆关联注册资本的情况下,对转型机构的现金储备无疑有较高的要求。

而彼时,助贷已经成为行业的“热搜”词汇,既然无资质,转型金融科技,为持牌金融金融输送客户、风控、运营管理、催收等,已经成为行业主流。结合上述你我贷资金结构来看,无疑没有赶上“早集”。

随之,公安部相继公布2018年打击“假借网贷实为非法集资”的互联网金融领域犯罪情况,并进一步定下2019年打击对象主要指向那些“没有金融业务经营资质、借助互联网实施非法集资”的平台及机构,不同于以往的“暴雷后再立案”的侦破思路,国家司法机关首次公布针对“在营”网贷立构定下调查标准,对于那些涉嫌设立资金池网贷机构来讲,司法机关的介入,上述机构要么转型,要么die,多重监管下,劣币被驱除成主线

或许是受315晚会对行业的影响,业内一些头部平台风险也逐渐显露,除了有团贷网的暴雷之外,被称为网贷刚兑教主“周世平”旗下的红岭创投也宣布清盘,团贷的暴雷及红岭的清盘无疑使得笼罩在行业上空的乌云更加的密布,自此,P2P网贷行业清退转型正式打响。

4月中旬,上海老牌“P2P”平台信而富宣布打破刚兑,一时引起行业热议,据悉,作为上海老牌互金机构的信而富早已在在2017年4月上市,原本以为上市相当于有了一张“免死金牌”,毕竟多了一条融资渠道,然而啪啪打脸的是商场上没有绝对的安全,即使你是上市公司。

10月,中国最早的P2P平台“拍拍贷”宣布转型助贷,加上此前转型的去刚兑化后的转型的信而富以及剥离P2P业务的陆金所,上海地区头部互金平台依然坚持P2P一线的已所剩无几,助贷 金融科技的经营理念已经成为行业的新共识。

2月,互金整治办、网贷整治办协同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在内部下发了《关于启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运营数据实时接入的通知》,业内称为“22号文”,该文指出“在营P2P网贷平台应在2019年6月底前全部完成实时数据接入,无法按时完成实时系统接入的网贷机构后续应逐步退出市场。

这些消息,谱写了互金2019年的“冰与火之歌”。

对比看来,同样情况下,转型助贷或许更有效率。

上诉种种,表明监管一方面从供给块、侧打击业内蛀虫的同时,也从需求端控制借款人的信贷风险,个人网贷接入官方征信机构,一方面可以实现真正的监控居民负债情况,控制其信贷风险,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抑制畸形不良的消费理念。

10月16日,湖南率先打响了行政清理辖内P2P平台的第一枪,宣布其境内在P2P平台无任何一家符合备案资质,因此,宣布全部一切P2P平台予以取缔。

陆金所的“去P2P”化使得其他家也开始自行清盘,而在监管看来,不符合备案的资格平台已无强行坚持经营必要,行政清退即将到来,只不过是谁先扣动行政清退的扳机。

周三晚间,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发表声明将辞职并关闭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叠加加拿大央行传偏鸽讯息,美元急涨锌镍承压。沪锌主力跌0.07%,报20635元/吨;沪镍主力跌0.5%,报98390元/吨。